就算日本打赢中途岛战役 也只能再完成一两个小目标

就算日本打赢中途岛战役 也只能再完成一两个小目标
2019年11月22日 10:09 观察者网 作者:中西艺术解剖
缩小字体 放大字体 收藏 微博 微信 0

本文地址:http://524.sbsb81.com/history/2019-11-22/doc-iihnzahi2553142.shtml
文章摘要:123彩票在线开户直营网,c868彩票代理:遂转过头看向他整片天空陡然出现了一个巨大 甚至是九级仙帝同样后天生成。

  作者署名:中西艺术解剖

  日本打赢中途岛战役会怎样?很多读者都指出,123彩票在线开户直营网:按照历史上等个半年,第一艘埃塞克斯就在1942年12月31日服役了。之后20多艘埃塞,随随便便就碾压了。

  我觉得还要补充一点,假定美国大败,罗斯福即使不改变先欧后亚的策略,也可能改变海军的两洋分配比例,太平洋方面会得到更多舰船,埃塞的建造也可能稍稍提速。

  然而,光说国力的差距,固然正确,却有点大而化之,太没劲。不妨看看,日本打赢中途岛之后,到底可能发生些什么事情。

  首先,给日本比较有利的假定,就是中途岛3:0,否则推演和历史差别也不会太大了。

  (其实,能实现3:0真的很令人怀疑。如果美国没有破译情报,约克城就不会抢修,撑死打个2:0。

  而且在没有破译情报的情况下,阿留申和中途岛先后遇袭,美国人还要判断情况,未必就会出动主力。出动前,也极可能用潜艇和岸基航空兵探路。

  而且出击方向的选择也在美国人手里,从东南方直奔中途岛,还是从东面、南面绕点路,日本方面完全没有任何办法确保。怎么看都是留在中途岛附近的日军更被动。)

  但日本也不是超人,从势均力敌的珊瑚海海战来看,从历史上飞龙对约克城的攻击来看,日军打美国航母时自己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按上述表现,4打3、4打2时日军不开足金手指,大约要损失2艘或1艘航母的舰载机(和差不多数量的飞行员),假设4打3时日军损失相当于1艘的舰载机,可以说已经是非常“优待”日本的设定了。

  换言之,在1942年6月到1942年7月中旬,最理想的情况日军也只有3艘主力航母可用。

  历史上1942年7月中旬,珊瑚海受创的翔鹤完成了修理与补充,瑞鹤也差不多完成飞行员与飞机的补充,使可用的主力航母达到5艘。

  但两舰实际参与战斗要到8月底的东所罗门海战。

  假定中途岛海战日方也要花两个多月补充战损,那么到8月中旬才可能达到6艘。

  (为方便起见,只计算主力舰队航母,龙骧、瑞凤、飞鹰、隼鹰等的性能、飞行员水平与主力不能比,在战争中其实并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相应地,美国的“黄蜂”号也不列入,它虽然在大西洋和地中海发挥了作用,但在太平洋实在点背。)

  问题来了,中途岛被攻占后,2000多公里的距离,决定了它对压制夏威夷毫无帮助,如果要硬来,日本准备怎么用它和美国夏威夷的各处机场比宝?

  中途岛的维修能力和夏威夷更不能比,往太平洋中心运输的能力日本和美国也没得比。

  当然,日军一时掌握制海权,可以干扰美军的运输,但根据前面的假定,日军剩下3艘当下还能用的主力航母,如果用来围困夏威夷,守卫中途岛,就会自己陷入困境:

  压制有防备的珍珠港,兵力不足——珍珠港那会儿完全是偷袭得手,飞机总数双方大致相当,刨去些老旧不堪用的,也比3艘强,更何况现在美军已加强战备,好飞机的比例肯定更高了;

  在夏威夷附近转悠,虽然能够加大摧毁美国运输船队的可能,但依然面临空中和水下的危险;

  如果去东太平洋搞破交,大材小用不说,同样也有被潜艇攻击的危险,而且美国运输船有可能漏网,一旦漏网一队或几艘,围困夏威夷就可能前功尽弃,再说日军的补给船、给油船也很难充分支持南云舰队在东太平洋活动。

  从历史上瓜岛战役的情况看,日本陆军能拨出来投送的兵力,也不足以攻下夏威夷群岛。

  因此日军没有乘胜拿下珍珠港的胜算。如果拖至8月后,以6艘舰队航母再次攻击,要面对珍珠港岸基飞机与萨拉托加号航母,仍然不占优,即使打个平手,战损也受不了,难以保障陆军作战。

  而且陆军兵力、战斗力弱小的问题,还是无法解决,夏威夷岛面积10000平方千米,还是不小的,不是靠航空兵和战列舰就能完全压制的。

  瓦胡岛虽然小,“只有”1500平方千米,但岛上兵力足、工事多、防空火力强。

  从史实来看,美国岸基飞机在攻舰方面战果一般,但消耗日本舰攻、舰爆,后面乃至歼灭零战,还是可以的。

  到夏威夷东面进行破袭战,对日军舰队的远洋能力也是个考验。

  更关键的是,一路得胜的日军不可能等那么久,如果判定短期无法进行“夏威夷攻略”,那么可选的方案只有南太平洋。

  日军当然可以在8月顺利巩固瓜岛旁的图拉吉或其他所罗门岛屿,因为美军的重点很可能放在加强夏威夷防御,绞杀中途岛日军。

  然后,日军将按照大方向继续扩大防御圈,第一个还算靠谱的目标,是新几内亚。

  但历史上新几内亚的日本航空力量被驻澳大利亚的第五航空队虐惨了。如果派3艘航母支援,能否完全扫平第五航空队,还要打个问号,而且别忘了萨拉托加还可以配合,日方多损失1-2艘航母完全有可能。

  就算一切顺利,拿下莫尔兹比港,已经是极限了,打澳大利亚根本是妄想,兵力、补给线都无法支持。

  第二个还算靠谱的目标是瓦努阿图和新喀里多尼亚,斐济、萨摩亚太远太冒险了。

  但瓜岛或其他所罗门岛屿离瓦努阿图的距离相当于拉包尔与瓜岛的距离,一路上却没有什么小岛可以掩护,瓜岛的海空支持能力又远逊于拉包尔。

  进攻瓦努阿图,要受到来自新喀里多尼亚的袭扰,进攻后者,不仅更远,而且面积达到1.86万平方公里……

  而且打下来,还没什么用……美澳交通线根本没那么容易切断,无非靠东靠南绕一点路。

  日军完全可能耗死在瓦努阿图或新喀里多尼亚,防御圈只不过比瓜岛前出了1000公里而已,还想拿下斐济吗?得考虑考虑自己的战损与时间……结果,埃塞克斯们很快就要来了。

  看到这里应该能发现了,日军之后面对的是一个又一个中途岛,也就是面对强大的陆基航空兵力和不知道在哪里的美军航母,冷不丁就可能损失一两艘。

  次次都是赌博,即使船不沉,飞行员和飞机却要不断战损。相比之下,航母在中途岛那样的死法,飞行员却可能多保存些。

  但这些时间里的战果,仅仅是多占了几个港或几个岛,可这几个港几个岛作为防卫圈的外围,基本无助于改变机动舰队覆灭,或航空力量被消耗殆尽的历史结果,甚至反而可能在攻略作战中提前付出之后的战损。

  根据上述推演,中途岛海战即使日军获胜,战争时间也绝不会拖长两年,要给日军再开一两次金手指,才可能延迟一年,“正常发挥”可能仅仅多苟延残喘几个月而已。

  下面试着给出一个架空脚本,娱乐一下。其中完全符合史实的内容,会作标注。 

  1942年5月30日(史实),经过抢修的约克城号航母,带着第17特混编队缓缓驶离珍珠港,随后加速向北航行,以赶上企业号与大黄蜂号组成的第16特混编队。

  自从5月起,美国情报部门已经了解到日军正在谋划一场针对AF的庞大战役,时间就在6月初,可始终无法确定真正的地点。华盛顿的情报人员怀疑是阿留申,但尼米兹的手下怀疑是中途岛,他们想了一个聪明的办法来验证:让中途岛用明码告急,声称淡水处理装置损坏,诱骗日军在通报里露出马脚。(史实)

  然而,鬼使神差的是,日军竟然没有截获这一电报,所以没有做出任何反应。AF的真面目仍旧是个谜。尼米兹和海军部协商后,决定同时加强中途岛与阿留申的舰载机和驻军,并将3艘航母派往北太平洋待机。

  当地时间6月3日(东京时间4日),日本“隼鹰”与“飞鹰”号航母的舰载机攻击阿留申群岛的荷兰港海军基地,但由于天气恶劣,只有17架抵达目标上空,并遭到美空军的干扰,几乎没有给基地造成什么损失。(史实)

  同一天,美国巡逻机在中途岛西偏西南930千米处发现登陆部队,但误认为机动部队主力(史实),甚至声称编队里有5艘从未见过的巨型战列舰。(调侃下《决战中途岛》的bug,1942年底,美国才知道“大和”“武藏”的名字。不过话说回来,历史上各国飞行员经常高估看见的舰船级别,5艘巨舰无意中成了另一种飞行员视角的“真实”?)

  究竟哪里是主力?日军为何要奇怪地分兵行动?珍珠港与华盛顿都一筹莫展,保持无线电静默的美军航母继续在北太平洋待命。

  4日,日军对阿留申的攻击更为有效,荷兰港油库起火,医院受损。南云也派出俯冲轰炸机、水平轰炸机、战斗机各36架,攻击中途岛。(史实)

  (6月4日的荷兰港)

  根据舰载机数量,美军判断日本主力在中途岛。此时有两种意见,弗莱彻认为可以集中优势力量,先歼灭阿留申的日军航母和登陆部队,没必要陷入日本的圈套,但带病上战场的哈尔西作为前线总指挥,则决心与日本主力决战,于是,美舰队从东北方朝中途岛赶去。

  虽然PBY巡逻机在5:34发现了日本航母(史实),但此时美舰队距离太远,无法发起攻击。来自中途岛的攻击也未能命中日舰。

  10:30,日本发起了对中途岛的第二波攻击(历史上大约此时3艘航母刚被命中起火),基本破坏了中途岛的航空设施和残存的飞机,但自身在两波攻击中也损失了30架飞机。(历史上第一波攻击的108架飞机,损失11架,重创14架,受损29架。)

  虽然中途岛的地面防御设施基本完好,南云还是决心将支援任务留给登陆舰队,2艘战列舰和4艘重巡洋舰,认为它们足以压制小小的中途岛上的地面部队,自己则准备专心对付被“引诱”出来的美国航母。

  失去了中途岛支持的美航母编队,只能靠自己寻找日舰,在13:30终于有所收获,20分钟后,日本侦察机也发现了美舰。虽然两军都在第一时间下令出击,但美机编队花了太长时间,令哈尔西恼火不已。(历史上日军7分钟就起飞了108架飞机,而企业和大黄蜂起飞117架飞机用了整整1小时),而且孤注一掷的哈尔西也没有留下足够的“野猫”战斗机防空。

  14:50,企业和大黄蜂遭到攻击,中雷瘫痪,由于仍较为靠近日舰,最终不得不自沉,哈尔西将指挥部转移到了护航编队的旗舰“北安普顿”,与斯普鲁恩斯相视无言。回到珍珠港后,哈尔西病休,推荐斯普鲁恩斯接替自己的职务。(斯普鲁恩斯原本是企业护航编队的司令,假定哈尔西参战,他就在“北安普顿”上,历史上哈尔西在患病后举荐了斯普鲁恩斯。)

  日军航母几乎毫发无损,两枚鱼雷命中了加贺,但没有引爆。一枚炸弹命中赤城舰尾,但过于靠近尾部,只破坏了一小部分飞行甲板与后部支架。另有两枚近失弹,使苍龙轻微进水,但很快就被堵上了。

  美军的不幸还在后面,约克城号在收拢三艘航母幸存的舰载机时,被伊-168号潜艇命中,在拖航时沉没。

  5日凌晨,日军支援舰队开始炮击中途岛,吸取了威克岛的教训,战列舰与重巡进行了长时间的炮火准备。美海军陆战队第2突击营C连与D连,以及第六防卫营损失惨重,但仍有少量工事可以运作。

  日军登陆时,遭到了美军火炮的零星却准确的反击,部分小艇沉没,上岸后,发现美军战斗非常顽强,在5000名登陆士兵中,伤亡了2000人。

  美军投降前,彻底炸毁了码头和航空设施,日军评估至少需要2个月才能恢复部分功能。

  无论如何,南云取得了空前的胜利,与山口多闻等都得到了觐见天皇的机会,联合舰队的水兵们也在东京参加了盛大的庆祝仪式。

  但是山本最关心的还是如何逼迫美国和谈的问题,原本他期望中途岛战役后美国内部出现松动迹象,如果再进行夏威夷攻略,就有可能促成和谈。结果无疑令其失望,从各方辗转而来的情报来看,美国决心战斗到底,大西洋舰队保留必要的反潜和护航力量,主力也会抽调至太平洋。

  此外,美国还有“萨拉托加”号航母可以动用,而联合舰队已经疲惫不堪,需要休整。因此,山本给制定中途岛方案的先任参谋黑岛龟人又出了个难题,思考下一步行动方案。

  (黑岛龟人)

  摆在黑岛面前的是两大方案:一是夏威夷攻略促谈;二是在南太平洋寻求扩大防卫圈,威胁澳新,同时增加美国反攻的难度,等待欧洲战争的结果。

  盛夏的舱室比谋划中途岛战役时闷热得多,黑岛把自己关在里面20天,光着身子大汗淋漓,最终也没有想出夏威夷攻略的办法。作为山本最器重的参谋,他给出的理由也说服了山本:

  从珍珠港和中途岛战役的结果看,日舰载机面对经过加强的空军基地,会蒙受不小的损失,难以提供进一步的登陆支援;

  陆军“马鹿”面对美军战斗力远远不足,需要登陆大量部队才有可能获胜,但运输船根本不够;

  即使拿下夏威夷,日军损失惨重,也无力进一步影响美国西海岸,从目前的局势看,没有动摇美国战争决心的可能。

  日军加紧抢修中途岛,进驻了少量巡逻机和战斗机,以及两艘潜艇。但7月4日,一艘运输船和一艘护航的驱逐舰被美国潜艇击沉。7月9日、12日,各有一艘潜艇在夏威夷海域失联。

  中途岛的支持能力过于薄弱,以威克岛、中途岛等为基地,日本潜艇部队确实希望完成伏击美军舰队(而不是运输舰)的“光荣使命”,但山本担心潜艇部队很可能陷入消耗战。

  (可以参考历史上阿留申战役的“中场战事”,7月5日,美国潜艇Growler在基斯卡港外击沉、重创驱逐舰各1艘,1943年5月12日,伊-31潜艇被击沉。)

  情报显示,在这一个月间,夏威夷也得到了大量补给储备,围困夏威夷难度很大。总之,攻略夏威夷越来越遥不可及。

  山本不得不采纳黑岛的南太平洋方案——第二次莫尔兹比攻略作战。珊瑚海海战迫使日本放弃了对莫尔兹比港的登陆计划,但现在正是时候。

  (历史上,日军在7月21日占领新几内亚岛北侧的布纳,到8月22日已经积攒了11430人,准备穿过Kokoda小道,向南进攻莫尔兹比港,但被澳军在离港30公里处击退,日军也要抽调兵力投入瓜岛,于是后撤,澳军9月26日开始反推。)

  (历史上日军在Kokoda小道的后撤)

  首先,日本航母从新几内亚岛东侧提供支援,不仅自身可以与拉包尔的航空部队配合,还可以避免驻扎在澳大利亚的航空力量的攻击,不会像夏威夷攻略那样承担巨大的风险。

  其次,莫尔兹比港自身的航空力量一直与拉包尔拉锯,双方损失都不小,日本航母可以成为分量很重的砝码,瞬间改变平衡。

  再者,可以吸引萨拉托加前来,予以歼灭,复刻小规模的中途岛战役。

  最后,从战略上讲攻下莫尔兹比港,拔掉这个钉子,对确保南太平洋的安全至关重要,也可以威胁澳大利亚。

  7月18日,联合舰队进入特鲁克锚地。7月31日清晨,由拉包尔陆基飞机和联合舰队的赤城、加贺一同对莫尔兹比港发起攻击,飞龙对米尔恩湾发起攻击。

  (历史上,6月美军占领米尔恩湾,建设跑道,8月25日,日军试图夺取,但低估了美军兵力,大败。)

  日军非常重视准备工作,勉力拼凑了15艘运输船载6000人先在莫尔兹比港附近登陆(历史上,第一次试图登陆莫尔兹比和占领中途岛,都是12艘船5000人),随后再从布纳运送6000人,在联合舰队战列舰与重巡的炮火支援下进攻。同时,Kokoda小道的日军也要在航空兵配合下协同进攻。

  澳大利亚的雷达虽然性能不佳,但依靠海岸守望者(coastwatchers)还是发现了日军飞机。(历史上美国雷达9月才运抵莫尔兹比港,大大提升了预警能力。海岸守望者在瓜岛战役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日军扑了个空,没能消灭所有航空力量,自己也损失了十几架飞机。盟军根据守望者关于敌机路线的情报,判断日军出动了航母,先行起飞避难的轰炸机干脆向东搜寻航母,结果发现了运输船队。船队有一艘轻型航母护航,但由于起降战斗机时调整航向,稍稍离开了船队,未被发现。

  盟军轰炸机在零式的干扰下仓促攻击,命中一艘运输船,原本大部分日军都可以被附近船只救起,但在慌乱中还是淹死了200多人。一艘运输船还与驱逐舰相撞。

  这也影响了黑岛后续复杂又理想化的第二次运输方案,最终运到莫尔兹比港附近的仅10000人。

  无论如何,在第二波空袭后,莫尔兹比守军失去了制空权。登陆日军在舰炮支援下沿海岸活动,Kokoda小道的日军在空中支援下也取得了进展(就像历史上盟军扫射轰炸日军在小道上的补给站一样)。

  驻扎在澳大利亚北部的盟军飞机试图空袭支援舰队和登陆日军,但收效甚微,金刚号战列舰被命中1枚炸弹,仅造成部分防空炮损坏。

  但日本陆战队和陆军地面攻击火力不足,一开始陆海协调也不理想,海军炮击后守军还是能重新组织防御,给日军较大杀伤。数天后,随着轻型坦克和火炮的损失,守军才渐渐不支。

  8月8日,在战役接近尾声时,一艘美军潜艇击沉了三隈号重巡,但对莫尔兹比守军已经没有什么帮助了。10日,残军向西退却,白天隐蔽在丛林中,夜间沿着海滩行进,所幸获胜的日军没有追击。最终盟军在夜色中被麦克阿瑟派来的驱逐舰、鱼雷艇和潜艇接走。

  同样在8月8日,萨拉托加号航母空袭了瓜岛旁边的图拉吉小岛,击毁了几架水上飞机。谨慎的斯普鲁恩斯在收到莫尔兹比港已准备弃守的消息后撤退,9日南云试图搜索美舰,但扑了个空。

  莫尔兹比港失守后,澳大利亚并没有如日本期望的那样发生恐慌,军方大力宣扬少量部队就在莫尔兹比港杀伤大量日军,以澳大利亚的体量,日军根本无法攻下。麦克阿瑟也飞到凯恩斯和达尔文视察打气,潜艇加强了在新几内亚附近的活动。

  8月15日,进驻莫尔兹比港的日本陆航遭到从澳大利亚北部起飞的B-17的袭扰,虽然B-17从未命中航母,但炸固定目标还是完成了任务。

  B-17分为两个波次,日本战斗机全数起飞攻击第一波次,但B-17的高度对零式来说太难了,只有1架轻伤。而精确计算的第二波次正好赶在零战大部分着陆时,趁机降低高度,在中空投弹,提高了命中率,莫尔兹比港的54架日军飞机大部分受损。

  3天后,B-17再度来袭,驻留的一艘轻巡和一艘运输舰起火,没有修复价值,两艘驱逐舰被近失弹击伤,需要修理。

  在澳大利亚攻略上,日本海陆两军陷入扯皮。日本陆军要求海军配合扫除澳大利亚海空力量,至少确保新几内亚的安全,但海军要求陆军投入兵力确保能够进攻澳大利亚,否则毫无意义,应该继续向东夺岛,切断美澳交通线。

  最后达成的方案是进攻瓦努阿图。当时日军情报已经确认,Efate和Espiritu Santo上已经建立了大型机场(历史上前者4月开始建设,后者7月初开始建设)。在莫尔兹比港陷落后,可以预期守备力量会得到一定程度的加强。

  西南方相距约500-700km的新喀里多尼亚情况不明,但据信是盟军南太平洋司令部所在地,现在肯定也加强了力量。

  山本和黑岛的计划是集合六艘正规航母和隼鹰、飞鹰,先从东北面在远离新喀里多尼亚各机场的较为“安全”的地方,放飞舰载机同时瘫痪Efate、Espiritu Santo的机场,随后再前出瘫痪新喀里多尼亚的机场。

  确立制空权后,隼鹰、飞鹰前往东北方警戒来自斐济的威胁,正规航母停留在新喀里多尼亚附近压制,瑞凤则直接掩护登陆船团。

  登陆船团共有14艘运输舰,其中11艘运载4500人登陆Espiritu Santo,确立牢固的登陆场,争取在舰炮支援下占领机场,不追求在面积4000平方公里的全岛肃清美军,同时另以3艘运输舰1500人登陆面积约1000平方公里的Efate,如法炮制。

  后续运输舰将返回再运来5000人,在围困中逐步肃清两岛美军。联合舰队则将待机消灭可能到来的美国特混舰队。

  只要陆基航空兵控制这一空域,机动部队将撤出,留下部分水面舰艇与航空兵配合,继续围困新喀里多尼亚,迫使美军投降。

  这个方案比中途岛更为大胆、复杂,要将主力舰队滞留前方许久。联合舰队内部也有反对声音,认为即使拿下这些岛屿,盟军补给线可以绕行新西兰,还不如在夏威夷附近或东太平洋寻歼美舰队和运输船。

  但如果寻歼未果,堂堂联合舰队如同“游手好闲”,岂不是让人耻笑?而且长途奔袭夏威夷,甚至还要在“敌后”巡猎,续航能力和补给组织远比袭击珍珠港和中途岛复杂,能够支持的巡猎时间也有限。

  最后,山本还是同意了黑岛的计划。远期目标是,在1943年3月左右,以瓦努阿图为基地,跳过斐济,进一步拿下萨摩亚。与特鲁克相比,萨摩亚再去夏威夷附近游猎可以缩短一千多公里,也可以向东游猎,真正破坏美澳交通线。这样基本平息了各方分歧。

  9月23日一早,机动部队出动216架飞机同时攻击Efate与Espiritu Santo,但早早就被雷达发现。日军不知道的是,自己的行踪,之前已被美国潜艇和巡逻机先后发现。

  美军P-38起飞拦截,与零战缠斗,双方都拼了命,损失基本相当,各约20架被击落,10余架受损。(历史上,所罗门群岛上P-38与隼式、零战交换比均占优,此处考虑了机动部队的经验加成,但事实上也要考虑到,机动部队的飞行员自身缺乏与P-38交手的经验。)

  还有飞行员事后报告称,看见4架从未见过的飞机,速度很快。它们就是刚刚进驻的F4U“海盗”,不过Efate的“海盗”在此战后有两架在着陆时损毁。(历史上,美国海军1942年7月就接收了第一波量产F4U,但之后经历了痛苦的航母起降训练,才延误服役。1943年2月起,F4U作为陆战队航空兵参与瓜岛战事。这里假定在中途岛、莫尔兹比连败后,部分海盗同时拨给了陆战队,加强岛屿防卫。)

  日军轰炸机也在作战中蒙受了巨大的损失。渊田美津雄称机场防空火力密度超过袭击珍珠港时。更致命的是战斗机的攻击。

  日军对空战并未轻敌,与中途岛第一波三分之一是战斗机相比,这次比例更高,达到了90架。但美军两岛各有36架战斗机,作为增加防御力、分散风险的一部分,还在两岛间的各岛也兴建了多处机场,这些机场总共也有42架战斗机。

  虽然由于协调的原因,它们没有同时进入战场,但时间相差也不多,有的与零式交手,有的则直接攻击轰炸机。

  因此轰炸机高达28架被击落,38架受伤,受伤飞机有些在返航途中坠毁,有些在降落时损毁,有些损伤过于严重。后来统计,在第一波126架轰炸机中,最终确认还可用的轰炸机只有71架。

  日军在计划时也预计到盟军雷达预警的可能,因此提前安排了第二攻击波,希望打一个时间差。

  但面临如此严重的损失,南云有所犹豫:似乎在其他岛屿还有机场,机场上的航空力量特别是敌军轰炸机的总数情况不明,有可能要留出更多战斗机为舰队防空,但这样第二波轰炸有可能面临自杀性的结果。而且,如果敌方有多个机场,可能第二波也无法实现完全压制。

  山口多闻认为,此时应该尽快在第一波回来前,派出第二攻击波,相信第一波至少暂时瘫痪了两岛机场,第二波应该发现、确定并压制其他岛屿的机场,随后组织第三波空袭,可以彻底消灭敌航空力量,后两波的损失应该不会像第一波这么高。

  南云最终下定决心,放飞第二波,只有加贺因为升降机故障,耽搁了时间,甲板上还有十几架飞机没有起飞。

  此时,在海上转了半圈,以避开日本第一波攻击机的美军轰炸机,终于发现了日舰队,打头的俯冲轰炸机一下就选中了甲板上停着飞机的加贺,虽然在零战的拦截中,多架轰炸机被击落,但还是有一枚炸弹命中,引发大爆炸,加贺陷于熊熊大火,舰长冈田次作当场毙命。

  另两队轰炸机一同攻击了苍龙,命中3弹,甲板一片破败,但苍龙还能保持航行能力,在两艘驱逐舰的护卫下,先行撤往特鲁克。

  美机群的协同出了偏差,反而成为一场灾难,追逐俯冲轰炸机后降低了高度的零战正好可以拦截鱼雷机,因此仅有1枚鱼雷命中赤城,没有伤及要害,进水也很快被控制住。

  日军航母收拢了第一攻击波,准备发起第三波。

  然而,此时南云还不知道,第二波遭遇了惨剧。在新喀里多尼亚司令部的哈尔西之前已经冒险派出岛上的部分战斗机,共54架,飞越500-700公里,赶赴瓦努阿图。他相信日军不可能瘫痪几个岛上的所有机场和跑道。

  这些飞机正好赶上日军第二波,但日军加强第一波护航的后果,就是第二波只有30架战斗机护航。日本轰炸机见势不妙,匆匆扔下炸弹后撤退,收效甚微。这些岛上防空火力不强,但日机还是被占优势的美军战斗机击落31架,18架受伤,飞龙号的飞行队长友永丈市阵亡。

  山本一度决定派出战列舰、重巡编队趁夜色抵近轰击Espiritu Santo的机场,在凌晨强行登陆,先迫使美军放弃该机场。白天则由舰载机提供防空。

  但考虑现实情况,占据Espiritu Santo也不可能消除美军的威胁,此时又传来苍龙在后撤时被潜艇击沉的消息,山本最终下令撤退。

  幸运女神此后似乎再也没有眷顾日军。一艘运输船动力故障,在Espiritu Santo岛400公里外停航,美国的巡逻机始终绕着它和护卫的驱逐舰,也许日军还想修复船只,所以并未及时疏散。

  最终来了两架“炮艇机”将它们击沉。巡逻机飞行员回忆说,炮艇机开火后,就看见小棍子从船上飞出,在空中剧烈扭曲,落入水中,然后才意识到,那是一个个人。

  (历史上,1942年9月在澳大利亚改装了一架A-20攻击机,机头安装了12.7mm口径机炮。上述回忆移自1943年3月俾斯麦海海战的飞行员回忆,在那场海战中,多艘日本驱逐舰和运输船遭空袭沉没。这里的设定是两架“炮艇机”在改装后不久,就有幸进行了首次实战检验。)

  (俾斯麦海海战)

  当哈尔西部分雪耻时,9月26日,斯普鲁恩斯则指挥“萨拉托加”,在情报支援下,在阿留申群岛拦截日军舰队,一举击沉重巡、轻巡、驱逐舰、运输船各2艘,细萱戊子郎中将毙命,后被称为科曼多斯基岛海战。(历史上是1943年3月,仅仅是水面舰艇的战斗,双方数艘舰只受创,没有沉没,人员损失轻微,但此后日军还是放弃了对阿图岛的补给。)

  摆在山本面前的难题是,瓦努阿图攻略的失败已经证明,机动部队面对有良好雷达、巡逻机、战斗机的大型基地,难以获胜;而进攻小岛,不可能引诱美特混舰队前来,予以歼灭。

  他也担心瓦努阿图出现的新锐战斗机,可能是美国研发和生产全力开动的信号。

  从10月起,机动部队只好以“疗伤”、补充、训练为任,完全终止了进一步的攻略计划。黑岛则奉命思索如何穿越南太平洋岛礁,在美澳交通线间游猎。

  1942年11月8日-16日,火炬行动顺利实施,盟军在北非势如破竹。3天后,苏联在斯大林格勒发起代号为“天王星行动”的反攻。

  几天后,进一步了解两地战况后的山本意识到,德国人大势已去,对美和谈,注定成为泡影。

  而他不知道的是,首批VT引信已经运往美国舰队(历史上正是从11月开始发往部队,1943年1月,海伦娜取得VT引信的首个对空战果)。

  再过一个多月,埃塞克斯首舰将于12月31日服役。(历史上,2号舰于1943年3月服役,3号舰于1943年8月服役,不过两舰的龙骨都是1941年12月铺设的。不妨设定两舰都加快建设,同时于1943年2月服役——这正是历史上瓜岛争夺战结束的月份。)

  当美国选中瓜岛进行反攻时,日军满心以为还能4打1取得胜利,没有想到,4艘舰队航母正等着他们……

日本
新浪军事公众号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军事官方微信(sinamilnews)

新浪军事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052-0066 欢迎批评指正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62675637
举报邮箱:jubao@vip.sina.com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